凤凰彩票

    而且, 二人的身高悬殊颇大, 卓业辰的胸膛近在咫尺,给了她难以忽视的威压,她被迫着仰面,接受男人高超的撩拨。

    苏暖不想再做回曾经的宠妃, 这辈子也绝对不愿意被他强势对待。

    她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, 当然不会承认,但男人已经轻车熟路的将她控制在了股掌之中, 让她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她讨厌极了这种无助之感,除却生气之外, 只能睁着一双水眸瞪着他, “你....你不准碰我!”

    几年前的小姑娘, 如今已经完全绽放成熟,一个不经意间的眼神也别有风情。

    操!真他妈可爱!

    卓业辰自然是不会彻底失去了理智,他的意志力异于常人,但依旧是一个正当血气方刚的成年男人, 怀中的小女人又是他法律上的妻子.....

    这些所谓的理由, 让卓业辰近乎放弃了不久之前的挣扎。

    他低低一笑, 嗓音磁性迷离, “呵呵呵, 小苏暖,你不愧是我卓业辰领养的妹妹, 还真是有点手段, 你放心, 你我回家之后,哥哥就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卓业辰在十岁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世,他在香港长大,是街头仔。这些年在卓老爷子的眼皮子底下,才练就了如今一副刀枪不入的冷硬外表,实则内心的痞子风流尤在。

    苏暖本能使然,双手摁在了卓业辰的胸口,防止他进一步的靠近。

    这人还是与上辈子时候一样,在外人眼中,他是掌控旁人生死的帝王,可与她独处时又像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爱情最是缥缈无形,却最是让人沉迷。

    苏暖曾经天真的以为,她在帝王心目中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但后来的后来,她才幡然醒悟,什么海誓山盟,一堂缔约,统统只是男人的诱骗之词。

    他真正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她这个人.....

    这时,男人的心思涌入苏暖的脑子里。

    卓业辰:【那天晚上在剧场偶遇,肯定也是她故意安排的,她是想接近我,并且引起我的全面注意,然后对我下手,小东西,真狡诈!】

    苏暖水眸一怔,不接受污蔑,“我....我本来就打算离开你,以后自力更生,所以才在剧组找工作!”

    卓业辰幽眸一眯:【是么?她怎么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?】

    苏暖僵住了,她能读心的这个技能,男人上辈子也没察觉,这辈子也不会让他知道,她又说,“再说了!还是你让人强行把我带回别墅的,我可没自愿。”

    卓业辰呼吸起伏,目光一直盯着近在咫尺的红唇,苏暖的嘴很小,但饱满莹润,像是熟透的樱桃,叫人忍不住垂涎。

    卓业辰:【她那么喜欢我,怎么可能说离开就离开?】

    苏暖再次反驳,“我已经移情别恋了,有喜欢的人了!”

    这时,卓业辰的内心戏突然戛然而止,苏暖感觉不到他的任何心思了,她诧异的看着他,在男人的眸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还有一丝愠怒。

    他的脸如此之近,一手捏着苏暖的下巴,另一只手抵在红木门扇,身子前倾,以威压之势将她困在方寸之间。

    那种曾经熟悉的亲密感涌了上来,苏暖鼻头一酸,她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,喜欢了数年的男人又在自己面前,而且还是时隔一世,她多少会有些感触,即便.....即便她下定了决心,这辈子不会与他有任何的瓜葛。

    看着小女人哭了,这双眼睛也实在是漂亮,仿佛每一个眼神都在勾.引他。

    内心深处除却那么一点点的怜香惜玉之外,卓业辰最想的,竟然是用尽法子,让她哭的更厉害.....

    自然了,他绝对不会轻易表现出这种近乎变态的疯狂,就算此刻他已经快被自己的情.欲给逼疯了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男人的嗓音终于缓和了下来,却喑哑的要命,“你给我喝了多少药?”

    苏暖动了动唇,委实委屈,“我哪里会知道?是你自己非要喝的,跟我有什么劳什子关系?你是暴君!你不讲理!”

    卓业辰内心一阵翻腾,头一次被人骂了,心里竟觉得无比畅快。

    他可能不想再忍了,也没有必要忍,他本来就需要一个孩子,而苏暖一直以来都想成为他真正的妻子,如此更好。

    卓业辰是个城府颇深之人,但对于男女之事,了解并不多。

    他的脸靠近,面对着如此诱人的红唇,再想着如何下口在最好?

    卓业辰:【直接亲?还是先哄哄?】

    苏暖想要咆哮了,“......”大猪蹄!

    这时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是杨叔在外面,“先生,老太爷让您去一趟书房,另外苏小姐也一道过去。”

    苏暖闻言,推了推了卓业辰,她不知道张妈给在花茶里下的多少剂量,但见卓业辰还算冷静自持,应该不至于当场就对她酝酝酿酿。

    卓业辰胸腔一股莫名的邪火无处发泄,松开苏暖后,他本能使然去解领带,但突然又止了动作,还是保持着矜贵自持的模样,一手抓着苏暖的手腕,将她带去了老爷子的书房。

    他一惯强势,与数百年前无异。

    进入书房之前,卓业辰侧头,在苏暖耳边低语了一句,但听着语气,依旧像是警告,“一会好好表现,若是搞砸了....你我再继续那天晚上的事!”

    那天晚上.....

    他已经不止提及了一次,所以....某天夜黑风高的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苏暖没有就机会追问,就被卓业辰带到了老爷子面前。

    老爷子六十多岁,精神矍铄,看着五官相貌,便知年轻时候也是一个风流俊男。

    “爷爷,您找我?”卓业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暖还不太习惯穿着高跟与晚礼,她双手提着裙摆,朝着老爷子弯了弯身,“暖暖给祖父请安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一僵,“.......”

    卓业辰,“......”他突然很好奇,苏暖这半年干什么去了?!

    苏暖也是微楞,总觉得自己打招呼的方式不太时尚,但碍于少说少错的金牌定律,她便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看着面前的年轻男女,除却身份差异之外,当真是男才女貌,但苏暖的身份委实不能让他满意。

    老爷子突然问及了绣品一事。

    苏暖上辈子待字闺中时,是丞相府的娇娇女,虽是懂一些针黹女红,但并不擅长,是入宫之后,为了讨好她曾经以为的自己的真命郎君,而刻意去学了刺绣。

    苏暖就将自己懂的说了一遍,老爷子原本最是看不起她,但鹰锐的眸中突然上过一丝惊艳,好像见到了久别重逢的故人。

    但.....也仅此一瞬,老爷子的那种惆怅失落感很快消散。

    他嗓音微沉,“你们两个的事,暂时不可告之外界,除非....给我添一个重孙!”

    卓业辰答应的很利落,像在说着一桩寻常事,“爷爷,我会尽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