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彩票

99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影帝的隐婚妻子 > 19.第十九章
    热度持续攀升, 被男人清爽成熟的气息包围着,浑身都在发烫。

    齐真努力维持着冷静,有些无力的推推他。

    喻景行亲了亲她的唇角, 喑哑道:“宝宝看口袋里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齐真反应有些迟缓, 看了他两秒,摸了摸自己熊熊睡裙的兜兜,然后摸到了小方片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喻景行什么时候放进去的,就像是变戏法一样, 于是心脏砰砰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他低头和她碰额,微笑着温柔又绅士, 在她耳边低语:“还想要吗?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 仰起头乖乖亲了他的下颌,被喻景行抱在怀里,继续刚才没有进行完的事情,喘得软而短促。

    灼热的气氛一触即发, 她的头发凌乱铺散着, 有些被汗水黏在雪白的脖颈上, 双眼近乎放空。

    她双眼湿润嘴唇泛红,忍不住用手遮住眼睛:“任学、学长轻点,我疼……”

    喻景行平复着喘息,慢慢停下, 压住欲望哑声道:“你乖一点。”

    齐真仰头看他, 不听话, 没骨头似的扭了扭, 害他闭眼低低喘息。

    小姑娘恃宠而骄:“就要。”

    她身上出了汗,清浅的柑橘味越发浓郁,梗着泛粉的脖子。

    其实只要稍稍用点力,她就会化成一汪春水,像是软绵绵的玩偶任由摆布。

    但他不舍得。

    喻景行亲吻了她的额头,低哑评价道:“嗯,胆子是肥了。”

    齐真睁眼想要反驳。

    任默就抓着她的手臂,压过头顶,手上的力度犹如铁焊的锁链。

    她对上男人的森冷的眼眸,觉得浑身都泛着冰寒的颤栗,好像被什么丛林中匍匐的野兽盯上了。

    齐真似乎刹那间深陷囚禁阴暗的地窖,没有人能解救得了她,被捆绑住,扼住咽喉,像是砧板上的鱼儿无力绝望的扑腾,就连发丝都是一缕一缕潮湿而凌乱的。

    又仿佛垫脚赤足,走上了足以割开血肉的冰冷钢丝线。

    任默是个怪物,他没有同理心。

    他喜欢吃人,因为他不把人当作同类。

    任默用食指摩挲她的下巴,带着古怪残忍的微笑,轻慢道:“要是能取悦我,就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他是如此冷漠戏谑。

    小姑娘认真看着他,乖巧在男人面颊上吧唧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喻景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齐真这一觉睡得很沉,因为几乎没什么力气了,额发被汗水沾湿,就连最后洗身体都是喻景行抱着她去的。

    她还想挣扎一下,毕竟虽然说夫妻生活的时候,浑身都被看光了,但她还是要坚持一下私密性的。

    可昨夜是实在没力气了。

    眼睛空洞疲惫,大大的睁着,就像是一只精巧的布偶娃娃,视线模糊到对不了焦。

    她看着喻景行洗完澡,腰间绑着浴巾出来,就合眼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齐真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,淡粉的床铺被他们弄得凌乱不堪。

    昨夜实在太晚了,他没来得及给她换床单,现在床上都是暧昧干涸的痕迹。

    她捂着额头,觉得特别羞耻无力,趴在床上不想起身。

    但想起公公婆婆,于是勉强爬起来洗脸刷牙,踩着拖鞋吧嗒吧嗒下楼吃了点饭。

    中途跑去厨房,坑滋坑滋找出了1升的冰可乐,左看右看,还是决定准备抱回房间喝。

    喻景行跟着她进去,抱着手臂并不赞同道:“太凉了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要把可乐放回冰箱,再准备给她热点甜牛奶。

    齐真可怜兮兮团着手作揖,往后缩了缩。

    梅鹤笙进来拿水果,就劝了一句:“喝点冰可乐有什么,你也管太严了。”

    昨夜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还没消退,她的脚踝苍白而纤细,胳膊抱着超大瓶的可乐不肯撒手,仰着脸巴巴看他。

    老男人心是真的化成了温吞水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妻子这么娇小一只,喝可乐可能三两口就饱了,没想到她仰起头咕嘟咕嘟,在喻景行越来越严肃的注视下,不畏强权咕嘟咕嘟咕嘟咕嘟把大可乐喝空了。

    喝完了,她满脸陶醉幸福,面颊边自带醉酒一般的快乐红晕。

    比和他在床上时幸福多了。

    齐真无辜的看着他:“嗝!嗝、嗝……嗝……嗝!”

    喻景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难得一次纵容的结果,就是齐真喝完冰可乐后,晚上有点发烧。

    她整张小脸都泛红,被抱回床上躺着,黑发可怜巴巴的披散在枕头上。

    齐真从小体质就不好,三天两头跑医院,父母还没离婚的时候就去奶奶娘家的私人医院看病。

    那时候私立医院人人都知道,老板家族的一个小小姐身体特别差,因为肾炎还割了扁桃体。

    虽然没什么大不了的,就和别人割阑尾一样,对身体不会有太大影响,但的确导致了她对感冒发烧的反应很迟钝。

    喻景行帮她把被子掖整齐,手背隔着稀薄的空气,慢慢触碰她发烫的面颊,眼中情绪情绪沉沉酝酿。

    他低柔问她,像是在分享秘密:“我们宝宝去看医生好不好?嗯?”

    额头相抵,齐真的呼吸温热而软和,小动物一样依赖孺慕地蹭蹭他。

    他在她的额头印上一吻。

    齐真挣扎着睁开眼看他,伸手要够,被他一把握住软乎乎的小手。

    喻家有私人医生,很快一个周姓的女人就带着助手登门,给她挂了点滴,又喂了点药。

    齐真生病的时候不怎么粘人,除了有点过分苍白柔弱以外,就连昏睡的姿势都没有变,小小一团蜷缩着,乖巧而安静。

    喻景行出了房门,就看见梅鹤笙抱着手臂站在外面,神色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喻景行的父母和他很久以前有过罅隙,所以许多事情梅鹤笙从不插手,任他自由。

    这次不一样。

    梅鹤笙冷淡道:“医生说她先天有点不足,还有家族遗传的哮喘,身体要好好调养。”

    喻景行嗯了一声,微倚在墙边道:“有烟吗?”

    梅鹤笙瞪着儿子:“你不是戒了吗?这对身体又不好,我都不抽了。”

    喻景行笑了笑,闭眼轻描淡写:“你背着爸偷偷抽烟,是认为我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梅鹤笙无语,还是把烟拿来给他,放在台面上,又警告他:“少抽点,早死了真宝怎么办?”

    喻景行只是笑。

    他站在露台上吞云吐雾,修长的手指夹着烟蒂,只是神色淡淡的,并不显山露水,背影却有些萧条。

    到底是自己的儿子,梅鹤笙怎么会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这是上心了。疼到心坎里去的宝贝疙瘩体质这么弱,这和被剜心口肉没区别。

    两人才新婚,喻景行不可能直观体会那些。齐真一只是不喜欢麻烦别人的性子,就算有点不舒服,也不会缠着人撒娇。

    捱一捱就过去了,小姑娘给人看到的永远是天真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起码现在知道也不晚,好好呵护仔细保养起来,有什么比人差的。

    齐真再醒来的时候已经退烧了,就是浑身都没力气,喻景行喂她喝了点粥,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齐真眼巴巴看着他:“还要喝冰可乐。”

    喻景行没脾气,摸摸她的脑袋:“不能喝。”

    齐真把脸别过去:“不喜欢喝粥。”

    喻景行把碗放到一边,拿出蜜饯盒子:“那就吃药了。”

    齐真泪花打转:“那我想喝粥。”

    喻景行把粥碗端回手里,继续给她喂粥,喂两口拿面巾纸给她擦擦沾湿的嘴角。

    她在婆家又住了两天,等身体好多了,也快要开学了。

    洛临珍在微信上叫她回家吃饭,说是原谅她了,让她别在外面不回家,还和她诉苦,说方庚夜里总是不回来,怀疑他有外遇,絮絮叨叨发了二十多条。

    齐真都不知道该怎么回。

    梅鹤笙说开学前带她逛街,她这个做婆婆的,还没给儿媳妇买点像样的礼物。

    其实齐真不缺什么,该有的都有。

    喻景行把副卡给了她,可是她一直没用过,倒不是和他客气,只是她天生没什么购物欲,对那些鞋子包包首饰都看得比较淡。

    可是梅鹤笙喜欢。

    只要是奢侈品她都很喜欢,还有钻戒腕表项链礼服,即便在家她也喜欢戴。

    于是婆婆带着齐真一路豪气扫货,甚至在H家当场配了一堆货,由于运气比较好,恰好撞上了,给她买到一只鸵鸟皮constance,还有一款kelly小书包和一堆可爱的小挂饰。

    梅鹤笙摸了摸小姑娘细嫩苍白的脸,叹息道:“我觉得另外有两款不适合你,气势太强了,年轻的小姑娘还是背这种合适。”

    齐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她带着齐真购物扫货,也一直确保小姑娘戴着墨镜和口罩,裙子和衣裳裹得比较严实。

    尽管这样,在华人多的地方也无可避免,公众人物就没什么秘密可言,很快又被偷拍到发上了微博,引起一阵热议。

    @unsweetened:去新国看家人,和外婆买鞋的时候偶遇了梅女神。目测手上提着H家C家D家的袋子,在P家店里带着一个女孩子试腕表,由于店里清场了,所以没能进去,不过反正进去也买不起[柠檬][柠檬]。

    图片是隔得稍远拍的,只拍到齐真戴着口罩和墨镜的侧脸,显得有些模糊,但看得出手腕有点细瘦苍白,举着手表左看右看,还萌萌回头看婆婆。

    刷了刷,下面评论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@小脑斧吃小番茄:这是喻景行老婆吧?看过她登机的背影照,差不多就是这个身形,黑长直及腰……emmm不得不说她命真好,梅女神给她提购物袋,她自己倒是两手空空,到底有没有一点当人媳妇的自觉呢?

    @两开花:根据我犀利的慧眼,这几个袋子加起来价格差不多也就一百多万,加上P家的腕表,也就最少三四百万搞定了……好吧我坚持不下去了,我真的好酸哦,人和人怎么区别这么大?

    @慕斯雪糕冰激凌:喻景行呢,男神不在吗?就老婆和老妈出去血拼了?谁买的单啊[狗头][坏笑]

    @一树梨花压海棠991:我就说喻景行怎么忽然就结婚了,估计还不仅是奉子成婚,看梅鹤笙宝贝的样子,还是当妈的逼着娶的吧?听说梅鹤笙脾气一直很爆,以前没息影的时候恃靓行凶,片场扇人耳光,把人扇进医院,她这样儿子不寒心么?逼着男神娶个又矮又挫的回家为哪般?夜里醒来旁边睡个夜叉婆不被吓死哦!

    @Eve啦啦啦:其实虽然喻景行粉丝和路人都揣测说他老婆丑、普通、搓衣板精,但通过这几张图……我仍旧隐约觉得是个小美人诶,皮肤那么白,能难看到哪里去?不行我好酸,吃包辣条冷静一下[柠檬][二哈]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齐真病好了,还有点病恹恹的,刷着微博早就波澜不惊了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只要不掉马不露脸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然而惊悚的是,梅鹤笙居然跑到这则微博底下,回复并转发了某个网友的评论。

    @梅鶴笙 回复 @一树梨花压海棠991:嘴巴放乾淨點不會死,我兒子要是看見自己有惡毒詆毀他老婆的粉絲,一定希望你不要粉他。

    本来梅鹤笙带着齐真购物,因为没人拍到正脸,又没有喻影帝在,也就在热搜十几位徘徊,可由于女神的暴脾气一下热度就被艹去前排。

    #梅鹤笙婆媳关系#

    点开底下全是营销号。

    网友大多都在感叹,齐真上辈子肯定拯救银河系了,怎么又个脾气炸裂又护短还超有钱的土豪婆婆,就算老公冷淡点也没什么了。

    齐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转头看着喻景行,因为不被允许喝冰可乐的幽怨一扫而空,满足陶醉,不存在的尾巴翘了翘:“婆婆对我好好哦。”

    喻景行洗完澡出来,慢慢擦着脖颈和腹肌,闻言淡淡道:“老公不好?”

    齐真盘着腿,眼巴巴瞅着他:“假如老公对我好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喻景行嗯一声,低头穿上衣服,淡淡道:“那也没有可乐。”

    齐真有点失落的躺在床上,脚趾蜷了蜷,抱着布娃娃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刷了刷微博,热搜又变了。

    喻景行转发了梅鹤笙的微博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一贯简略的Repost,但态度十分强势又分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