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彩票

99小说 > 都市小说 > 每天睡觉都会灵魂出窍 > 17.折耳猫
    “啊啊,是小猫!”两只小团子围过来,双眼发亮地盯着析白辰肩膀上的折耳猫。

    析白辰长腿一迈,突破他们的包围,径直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小团子连忙跟过去,恳切道:“叔叔,你要做饭,让我们帮你照顾小猫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他照顾得好好的,这两个小鬼头凑什么热闹?

    小团子撅着嘴巴,忿忿不平地瞪着析白辰的背影。

    析白辰似有所觉,突然转头,冷漠脸:“你们还想不想吃饭了?”

    小团子立刻蔫了,衣食父母,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【你们别难过,等吃完饭我就陪你们玩。】米粒喵喵地安慰两只小团子。

    析白辰对这句话置若罔闻,打开水龙头,把手洗干净,然后淘米煮饭,接着从冰箱里取出食材。

    米粒又进入教学模式,兴致勃勃地在旁边指挥,小爪子时不时虚晃几下,嘴里喵喵喵地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小猫为什么一直在叫?”析可然小声问哥哥。

    “因为大魔王禁锢它不让它自由。”析诺奇愤慨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小猫好可怜,我们待会把好吃的分它一点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可以少吃一块肉!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热腾腾的饭菜一一上桌,大多是小团子点的单,另外还加了两道专门为析白辰准备的菜肴。

    米粒从析白辰肩膀上跳下来,蹲在椅子上,看着他们一家三口愉快地用餐。

    “小猫饿了吗?我的豆腐给你吃。”析可然夹了一块豆腐放在碟子中。

    析诺奇犹豫了一会,还是忍痛将自己的红烧肉送了出去:“这个也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乱喂,小猫吃不了。”析白辰将碟子推了回去,另外弄了一碗没有放盐的肉末汤拌饭,递到米粒面前。

    米粒盯着眼前的食物看了一会,低头尝了尝,味道竟然还不错。她现在拥有的是猫的味觉,对这种寡淡的食物并不排斥。

    “叔叔,这只小猫的耳朵为什么是垂下来的?”析诺奇一边扒饭,一边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析白辰其实也有些疑惑,他养了十几年的猫,对各种猫的品种都有所了解,但从来没见过这种耳朵下垂的猫。

    【折耳猫没见过吗?】米粒反问。

    “折耳猫?”析白辰顺势拿起手机,准备搜索一下。

    米粒轻巧一跳,从他手臂下钻过去,坐在他腿上,看着他在手机上输入“折耳猫”三个字,一条条搜索结果被刷出来,并没有任何与折耳猫相关的介绍。

    米粒暗暗吃惊,这个世界竟然没有折耳猫?

    折耳猫是基因变异的品种,这种变异其实是一种病变,所有拥有折耳基因的小猫天生患都有骨骼病,一旦发作,终身都将饱受疼痛的折磨。所以如今折耳猫的数量越来越少,很多人都不支持继续培育繁殖,因为这种遗传病无法杜绝,区别只在于发病的几率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猫没有折耳基因也是一件好事,避免了这种遗传病的延续。

    米粒活动了一下四肢,庆幸她的折耳猫暂时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这时,耳边忽然传来咔嚓一声,打断了米粒的思绪。她回头望去,对上手机摄像头,懵懂的表情被拍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析白辰将手机收好,一边轻抚米粒的脊背,一边进食。

    米粒被他撸得很舒服,很快便放弃了作为人类的羞耻心,趴在他腿上,安心享受。

    吃完饭,析白辰抱着米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小团子则被他赶去洗碗了。

    电视中正在播放午间新闻,揭露了一个长达五年的商业骗局,有一家名为“金证”的企业,以融资上市之名,骗取了高达80亿的投资金。如今主事人已经外逃,资金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析白辰突然冷笑一声,眼中闪过一抹凉薄。

    【怎么了?】米粒抬起头。这副渗人的表情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析白辰敛去锋芒,又恢复成平常百无聊赖的模样。

    【现在的骗局真是让人防不甚防。】米粒感叹道,【看这些受害者,被骗得倾家荡产,也是很可怜了。】

    “呵,是啊。”析白辰端起茶杯,目光移向正在震动的手机上,屏幕上显示“何英杰”三个字。他随手点开,直接用了外音。

    【哥,你这回一定要救救小弟!】何英杰焦急的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析白辰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【金证的新闻你看了吗?小弟这回真是栽了。为了这次投资,家里把钱都投进去了,还欠了不少外债。】

    金证?米粒动了动耳朵,凝神细听。

    “你希望我怎么帮你?”

    【再借我一百万,我想去国外躲一阵子。】

    析白辰眼中泛起一抹冷芒,淡淡道:“你应该知道,我离开析家这些年,全靠写作维持生活,之前已经借了你三百多万,实在拿不出更多钱了。”

    【拜托了,析哥,你帮我想想办法吧?等小弟度过这个难关,以后一定加倍报答。】

    “何英杰,能帮的,我都帮了,不能帮的,我也无能为力。你爸爸应该有不少朋友,这种事就让他去操心吧,你再亏也就亏个几百万,随便接几个单就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【不是几百万。】何英杰的声音带着哭音,【家里投了几个亿,我自己也把全部身家都压上了。】

    析白辰调整了一下坐姿,神态颇为舒展,语气却透出几分不冷不热的惊讶:“你们居然投了这么多?事实上,我最近也有些缺钱,但现在,你估计是还不上了。你先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吧,你欠我的钱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何英杰:【多谢析哥体谅,那就先这样吧。】mmp,体谅个毛,他是来借钱的啊!!!

    两人通话结束后,米粒问道:【这个人就是上次那个80万?】

    “嗯。”析白辰有一下没一下地撸着猫。

    【我记得你上次说过你们关系不好,你借钱给他,其实是为了算计他。】米粒细思极恐,【新闻里报道的金证骗局不会是你设计吧?】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析白辰睨了她一眼,“犯罪的事,我是不会做的。”

    【那就好。】米粒用小爪子拍拍胸口,【不过,你和他到底有什么仇怨?】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。”析白辰语气平淡道,“我十八岁离开析家,一边读书一边创业,当年和我一起创业的人就是何英杰。他负责管理公司,我负责拉客户跑业务,辛苦了四年,公司逐渐走上正轨。我开始考虑转型,准备投入新兴的数据分析行业,但在转型前,何英杰悄悄将我的客户卖给他的亲戚,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发展和信誉,最后不得不分道扬镳。他不知道我对他的行动一清二楚,我没有拆穿,只是因为不想和他废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析白辰对朋友,从来都是至诚至信,没有二心,但人与人的信任,总是如此脆弱。他不想继续和人打交道,太累,也太麻烦,所以他放弃创业,而是选择做一名写手,远离复杂的人心。

    并非厌世,也不是逃避,就是觉得没意思。

    【所以你才会坑他?】米粒弄清了前因后果,解气道,【坑得好!对付这种小人,就应该这么干!】

    析白辰明知金证上市是一场骗局,却什么都不说,还故意借钱给何英杰周转。他借的钱虽然不多,却助涨了何英杰投资的欲望,坑人于无形,真是一个白切黑的心机boy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我很阴险?”析白辰垂眼看着腿上的小猫。

    【阴险,非常的阴险!】

    析白辰眼神微沉,却听米粒又道:

    【但是,我喜欢!】

    似有一滴水珠落入心湖,泛起点点涟漪,久久不散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