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彩票

99小说 > 玄幻小说 > [综英美]哥谭夜莺 > 23.我好想念你
    【第二十三章】

    #

    “布…鲁斯?”

    “你还…是爱我…的,对吗?”

    对着这种状态的前女友,普通人吓都能吓懵逼。

    然而万花丛中过的布鲁斯·韦恩显然不是一般人,他伸手扯了扯领带,露出毫不勉强的、温柔的笑来:“你看起来有些憔悴,薇薇安,你失眠又犯了?最近都没好好睡觉吗?”

    褐发女人眼中的焰色有一瞬间的凝滞。

    她的眼里满满当当的都是这位穿着铁灰色西装、一如既往英俊的男人。

    但那种眼神,与其说是“爱慕”,不如说是一种……

    被什么力量钉死了的执念。

    靠得这样近,南丁格尔完全能感受到空气传导过来的热度。

    ——足以将普通人逼到因持续性脱水而死。

    薇薇安周遭的空气似乎也被她自己身上的高温扭曲了。

    乃至她的思维,也像是被高温灼烧到迟钝,非得要反应很久才能意识到对面心心念念的男人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睡不着……布鲁斯……睡不着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着,表情又像是要哭出来了——她一定是在哭,但眼睛依旧,没有一滴眼泪。

    “我好想念你……每个晚上你都不在……交往的时候也一样……告诉我你爱我……”

    高温使她的声音越来越哑,南丁格尔要费好大劲才能辨别出大致意思。

    等听明白对方说了什么之后,如果不是场合与气氛不对,她都想立马转过去问布鲁斯:

    原来你们都不睡的那你一个星期换一个女朋友装作我很行的干什么?有隐疾嘛???(划掉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身后,布鲁斯非常谨慎的斟酌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猜测,他当然不是在斟酌他自己到底爱不爱薇薇安,而是在衡量他到底要不要说出“我爱你”这句话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对方是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?还是心愿已了彻底暴走大开杀戒?

    面对这种思维已经不能用常理推断的“人”,无论用哪个答案都可能导致事情发展失去控制。

    然而就这一两秒的迟疑,落在薇薇安眼里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颗稻草。

    她原本尚且有一丝清明和哀怨的眼神彻底被火光吞噬,灼热的岩浆一样的血液争先恐后挤出了皮肤龟裂口,掉在地上就是“滋啦”、“滋啦”几声响。

    “你骗我……你一直在骗我……!”

    她奶白色的荷叶边套裙也被血液灼烧,脚下踩着的珍珠高跟鞋的胶开始融化,鞋跟软绵绵的和鞋底错开,被她大力的踩进地砖缝隙里。

    “咔啦”的碎裂声,仿佛什么预兆。

    那厢,不远处的凯瑟琳揪着衣角,控制不住大喊了一声“小心!”

    这厢,南丁格尔舔了舔唇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添乱,先生。”

    她口中含糊了“韦恩”两个字,偏头对并没有像其他行人一样抓紧跑开的布鲁斯·韦恩说。

    后者还是头一次听见有人和他说这个,表情变得非常古怪。

    然后,下一秒。

    不过短短的一瞬间,拦在两人之间的南丁格尔突然反手抵住布鲁斯·韦恩的胸膛,用手肘用力将他推向人行道旁的草坪。

    ——那一刻布鲁斯·韦恩仿佛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,但南丁格尔无暇顾及这些。

    借着这股反冲力,她身子前倾、脚下重重一蹬,整个人迅疾轻易如飞鸟,在原地划出一抹残影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她就闪现一般缠到了薇薇安的身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鸦发姑娘的身子像是蛇一般灵巧翻转。

    她双手呈爪、扣住裂痕深刻的肩膀与大臂,然后单膝抵住身下人的腰窝,牢牢桎梏住了已经激发暴走状态的薇薇安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整个身体被扭曲了的薇薇安,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尖啸。

    她欲伸向布鲁斯·韦恩的双手已经被南丁格尔硬生生拽到脱臼,但这并不妨碍她越变越热、疤痕越来越亮。

    她的皮肤上沙状的星点火姓突然暴涨,将那身优雅的小裙子烧成了个零零碎碎,猛然窜高的火焰直扑背后的蓝眸姑娘而去……眼看就要将她也烧伤。

    被南丁格尔猛一下推到路边的布鲁斯·韦恩瞳孔一缩,正欲扑过来把她扯下去,却突然看见……

    却看见保镖小姐周身突然张开了一层薄薄“气墙”。

    ……不,不是看见。

    你难道能看见空气吗?

    只有鱼在水下吐出泡泡,借由水的映衬,人们才能看见“气”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火,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将大气都扭曲的火舌疯狂舔舐着鸦发姑娘的身体表层,却仿佛面对着一层全封闭的龟壳,无论如何都渗透不进一丝一缕。

    布鲁斯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他当然猜得出保镖小姐没有将她的变种能力全盘脱出——那对于一个变种人来说也太傻了点。

    他发愣的原因是,南丁格尔展现的这种能力和他当初看见的视频里,挡住了爆炸火光的气墙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他不确定能力原理是不是一样。

    变种人的能力大多具有唯一性,而能做到隔绝火焰这一点的,除了操控空气,还可以是意念控制,领域防护……之类。

    但这一幕真的太相似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爆炸,火光,变种人,和小丑的笑。

    已经成年许久的夜莺死死掐着身下人的衣袖,几乎要将那些布料掐进薇薇安的皮肤里。

    部分接触到裂口的布料已经燃烧。

    而被直接南丁格尔的手抓住的那部分皮肤,像是冷却的岩浆一样,凝固成发黑的石灰质,形成隐约一个掌印。

    无色刺青之一:“高于50摄氏度或低于-2摄氏度的热度接触身体后调节为37摄氏度”

    无色刺青之二:“可呼吸范围内氧气浓度维持为20.9%”

    拜年少时期的无能所赐,变种能力逐日增长的夜莺自己也无法回忆起,当初在腰腹上刺下这两行字的时候,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还没有见过太大的危机,从幼时开始,子弹和拳脚都不是能威胁到她的东西。

    世界上最大的难事仿佛就是波西的病。

    她少女时期无论如何都治愈不了他,而现在,她也已经没有机会再试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夜莺眼眸中的钴蓝色浓郁得发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察觉到手臂皮肤石化的薇薇安开始焦躁。

    她身上那种不知来源的力量不但让她像岩浆一样滚烫,还让她有了数倍于普通人类的爆发力……

    以及重量。

    ——薇薇安重得就像实心人形的岩浆。

    当她直觉意识到危机、开始拼命嘶吼挣扎的时候,南丁格尔都差点制不住她。

    一支常年收在袖口里的定制笔滑到她手心里,姑娘捏着它,抵住薇薇安背上裸露的皮肤。

    比起上次伪装卡洛琳·莫克森时用的眉笔,这只无论在水下还是在玻璃上都能流畅书写、不需要墨水的短笔才是她习惯使用的工具。

    “沉睡。”

    她飞速写道。

    随着花体字母渐渐成型,嘶吼的薇薇安叫声越来越小,眼皮越来越沉,仿佛她的精气神都被脊背上的文字吸走了一般。

    最后,“嘭”的一身,面朝下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阴天。浓云。

    撞憋了车前盖的军用吉普。

   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群。

    身躯近乎□□、浑身上下没块好肉的褐发女人。

    和正试图外套遮住她上半身、膝盖压在她腰上的鸦发姑娘。

    以及脱下外套的,单手还保持着递过去姿势的哥谭宝贝布鲁西。

    乘着钢铁盔甲赶过来的托尼·斯塔克悬浮在半空中,看着这美救英雄的事后一幕,眉毛在面罩后越挑越高越挑越高。

    “嘀唔嘀唔——”

    警笛声直到现在这会儿才从远方街区响起。

    钢铁侠一边暗戳戳和AI管家吐槽一句“哪里的警察都是事后才到”,一边双手并在大腿两侧降落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姿势实在是少女心十足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忍不住抬头专注的看了一会儿,把斯塔克盯得心情大好——布鲁斯·韦恩的私人保镖还不是更喜欢钢铁侠!

    “咳——”他头部盔甲往上翻开,露出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,反手拍了拍布鲁斯·韦恩肩膀,“你家保镖小姐挺不错的嘛布鲁西。”

    后者并没有和他抬杠,伸手揉了揉眉心:“这种情况看起来和上一次一样,会不会有更多的人也中招了?”

    托尼:“准确来说这次是进阶版本,时间太紧了解药没研究出来,不过我们找到了抑制的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靠那支被鸟送给美国队长的药剂。

    讲道理这真的很童话故事,美国队长,和送货上门的鸟,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麻烦把这位……小姐。”

    钢铁侠朝地上的薇薇安比划了几下,示意南丁格尔。

    “交给我吧,我给她注射药剂。”

    南丁格尔的手掌还贴着薇薇安的脊背,挡住了她写下的单词。

    她偏头朝斯塔克笑了一下:“您还是直接这样注射吧,斯塔克先生,我放手的话她就会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——放手之前她肯定会把字母擦掉。

    “而且她很烫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盔甲不怕烫。”托尼耸耸肩,盔甲跟着他的动作发出细微的金属绞合声,“不过,好吧,变种人的能力,我懂。”

    他在飞过来的路上已经让AI管家调出这边的街口监控看过了,无论是这位前女友还是保镖小姐都是一个赛一个的怪力。

    立马妥协:“好吧麻烦你把她的胳膊翻过来,幸好针头的材料耐高温。”

    他刚一蹲下就被迎面糊过来的热浪扑了一脸。

    刚刚看保镖小姐那么轻松坐在她身上他还没觉得有多热,现在感觉简直是靠近了地心——石板路居然有部分晶体化了!

    沁蓝的抑制药剂被注射进薇薇安的血管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后,她龟裂的皮肤像是热胀冷缩一样收拢起来。

    热度褪去,危险度降低。

    确定药效生效后,南丁格尔不动声色擦去了花体文字、起身,而沉睡状态的薇薇安则发出一声痛苦呻·吟。

    “……Wh……at?”

    她茫然的低头,在看见自己破成条条的套裙和肩膀上的外套时忍不住惊呼。

    但比这更让她感到恐惧的是自己的胳膊有一块僵住了,像岩浆凝固后化作的石头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的胳膊怎么了?!”

    南丁格尔已经站到韦恩身旁,一脸“我只是一位勤勤恳恳的保镖,我什么都不知道”的样子,甚至还有闲情安慰跑回来的凯瑟琳。

    距离薇薇安最近的斯塔克顿时上位,成为了向曾经的加害者如今的受害者解释的第一人选。

    我才刚来斯塔克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姐,别害怕,你能认出我是谁吗?”他眨巴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薇薇安表示认识。

    “很好,别慌,有我在,你现在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你来这里之前在哪里?有没有喝什么不该喝的东西?”

    褐发美人顶着僵硬的胳膊费力回想,她的表情有些恍惚,但还是断断续续给出了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在上东城参加派对……我在和卡洛琳她们聊天,我说我想去找布鲁斯……对布鲁斯!”

    托尼:“……好的,布鲁斯。布鲁斯不是重点,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?”薇薇安恍惚着,“然后我们就点了酒,有一个很英俊的酒保,很高大,红色头发,湛蓝的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南丁格尔原本侧对着这边和凯瑟琳说话,听见这段描述,她眉心一动,下意识偏转身子,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很好,很好,那你知道他的名字吗?”托尼比比划划,“比如酒保的铭牌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他的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薇薇安神情恍惚。

    “……阿尔杰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阿尔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