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彩票

99小说 > 都市小说 > 爹爹,床塌了 > 12.初遇
    林鱼跟着小红,一直低着头,想着怎么面对这幅身体的父亲,哦,不,是爹爹。古代的人都称呼父亲为爹爹,毕竟不是自己的身体,想要从容地面对,也是有困难的。但是,既然来了这个时空,既然活了下来,就应该好好面对。林鱼呼了口气,直直的看着前方,却远远看到辉煌的大殿,一片紫色,林鱼想,这男人是多喜欢紫色,到处都是紫纱,紫色,天那,恋紫癖。走到大殿,林鱼左看看右看看,又走到一个紫纱围成的柱子,想要伸手摸摸,又想起想红的话,罢了手。却未发现大殿中的一身紫色的人紧紧盯着林鱼的身影,想到,长得骨瘦如柴,啧啧,脸上眼角处有一块胎记,真丑。本尊怎么会生出这样的丑八怪,倒要看看有什么能耐。凤羽安一直未说话,一双丹凤眼看着大殿中的人。林鱼感受到炙热的目光,仰起头直视着大殿中间榻上紫纱帐中人,因为有纱帐的遮掩,林鱼并未看到认得长相。

    来着何人,有何事找本尊?声音低沉去富有磁性,听起来像仙乐一般,声音真好听,林鱼感叹道。

    小红扑通一下跪在地上,说'尊主,奴婢家小姐林宛瑜遭到二主母的毒打临终前告诉奴婢,您可以实现她的一个愿望,小姐想请您救救她的儿子。’小红没有告诉那人林鱼是他的儿子,她只想林鱼能够好好地活着,不需要多大的富贵,平安的活着有何不可,小姐也是会理解我的。

    哦,本尊呢答应过,也可以就她的儿子,可是本尊这不养吃白饭的人啊?樱红的薄唇吐出的却是无情的字。怎么,见了本尊还不知下跪吗?声音冷如坚冰,眉毛微微皱起,不耐的说着话。这就是你们求人的态度?

    小红连忙拉下林鱼,林鱼还在神游处,冷不防地被拉了下,猛地拉跪在地上。林鱼皱了皱眉头,低下了头,很不情愿的撇了撇榻上的人。古代就是麻烦,跪来跪去,男儿膝下有黄金,可是想活命,那就是膝下有屎堆,不软也读软。不过这些小动作都难逃榻上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小不点,你叫什么?好听的声音又响起,只是跪在下面的人一直在想,那么好听的声音在现代可以做播音主持,能挣好多钱的。所以林鱼忽略了凤羽安的问题,一直低着头没有回答。被小红碰了一下,林鱼立即抬起头喊了声,是。大殿上的人都楞楞的看着林鱼,林鱼脸开始发热,羞愧的想要找地钻起来,想起以前工作的是就忘记了身处何地。

    凤羽安眯起了眼,嘴角微微勾起,说道‘怎么,本尊问你话?你没听到,胆子倒是不小,既然留着舌头没用,那么就割了吧。来人,给本尊把这小不点的舌头割了。

    割了,割了舌头?那么好听的声音,却是那么狠毒。林鱼站了起来,直直的看着大殿上的软榻,问道,‘我的舌头可以吃饭,我的舌头可以喝水,我的舌头有很多用处。为什么要割了?

    哦,是吗,那倒是,那么可以不割,就回答本尊刚才问你的问题。嗯?

    林鱼绞尽脑汁想了想,说’我叫林鱼‘应该是吧,第一次问别人,肯定是问名字。林鱼误打误撞,才对了。

    哦,林鱼?过来,到本尊这来.

    林鱼犹豫了一下,慢慢走了过去,回头看了看小红。既然小红没有告诉我是他的儿子,那么红姐姐就是想让我好好的活着,不求大富大贵,只求平安,我也不想承认他是我父亲,本来这身体就不是我的。

    走到凤羽安的榻前,凤羽安细细端详了眼前的人,若不是那胎记,这小不点也倒是清秀可爱,不过丑就是丑。凤羽安轻轻坐了起来,葱白,修长的手指扒开紫纱,林鱼刚好抬头,只是一眼就愣那了,眼前的人墨一般的丹凤眼,眉如刀锋,肌肤如玉一样,薄唇樱红,大开的衣服路出雪白的肌肤,两点若隐若现,额间有一块红色莲花印记,这这。。。简直是雌雄难辨,但是柔美却又不是男人的刚劲,好美,林鱼大脑像是断电一样,片刻又低下头,想’、难怪母亲倾心,这人的确有让人为之拼尽一切也要得到的错觉,真是应了那句,‘回眸深处,你惊艳了我的一世’。正低着头的林鱼神游,看到一根葱白修长的手指慢慢靠近他,下巴被不温柔的挑起,被对方细细的打量,林鱼的脸一阵热,凤羽安轻轻靠近林鱼,只差两厘米的距离处停了下来,轻轻吐出两个让林鱼自卑感又加深的字‘真丑’

    林鱼下意识摸了摸脸,笑了笑,丑?无所谓,这脸的一半还是你给的。凤羽安静静的看着林鱼,一把把林鱼搂在怀里,林鱼还没换过来,就闻到一阵淡淡莲香,才惊觉被眼前不男不女的‘爹爹’搂在怀里。想挣扎这逃离这怀抱,无奈,眼前这货力气太大了,也就不动了。凤羽安迷了眯眼,呵,本尊想看你被宠上云端再被踹下来,那种痛不欲生的表情呢。那美到让女人尖叫的脸,露出了阴冷的表情,冷冷的看着怀里的人。你一样活不成。